深圳樣本 

      “以前我問企業家需不需要錢,他們說‘不要,股權一押就是錢’。去年,他們進了門就喊‘救命’。” 深圳市中小企業信用融資擔保集團有限公司(下稱 “中小擔” )董事長胡澤恩回憶。
       2018年,受國內外經濟環境影響,資本市場出現了明顯波動和下滑,部分優質民營上市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出現股票質押流動性風險。多家上市公司董事長用 “創業多年的最大難關” 來描述這一危機,疲于 “找錢” 應對。
      緊要關頭,深圳市出手對民營企業進行紓困,國企籌集資金為陷入流動性危機的上市公司提供債權、股權融資支持。率先感受到市場冷暖的深圳,此輪國資紓困進展如何?企業家們又如何評價紓困效果?

深圳“地標”——深圳平安建筑群。新華社發
國資國企出手:把資金用在刀刃上
      “以前,從來不會為錢發愁的,銀行追著要借錢給我,我都不要。沒想到現在借錢這么難。”
      “大股東股權質押危機傳導到公司,導致銀行授信受限,對企業是毀滅性的。”
      “欠了好多錢,光利息就幾個億。辦公室里天天坐著好多人,來催債。”
      回憶起2018年最困難的那段時光,受訪企業家仍心有余悸。
      以服務民營企業融資需求為主業的深圳市高新投集團有限公司(下稱“高新投”)在2017年底就感受到了市場有點“不對勁”,用該公司董事長劉蘇華的話說,就是“民企的生死,關系到深圳的經濟發展質量”。2018年上半年,該公司多次用自有資金、股東借款為上市公司提供救急周轉資金。為了把資金用在刀刃上,避免市場套利和資源浪費,高新投推出“固定收益+后端分成”的紓困模式。
      “通過設置略高于銀行、券商融資成本的固定委托貸款年化利率,可以避免因收費過低而形成價格洼地,引導共濟資金流向最迫切需要幫扶的企業手上。同時,對走出困境后的民企資本,市場會給予合理估值,后端分成(股價漲幅分成)可以讓機構獲得與所冒風險對應的風險補償收益,確保收益覆蓋風險。”劉蘇華說。
       隨著股權質押危機的擴大,2018年9月,深圳市政府層面開始有所動作。為了化解深圳市優質上市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的流動性風險,防止實際控制人股票質押信用風險擴散傳導至上市公司,引發系統性風險,深圳市政府啟動深圳市優質上市公司流動性風險共濟機制方案。深圳市國資委按照深圳市委市政府決策部署,成立專項工作組,通過4家市屬國企,以債權、股權方式提供融資支持,協調150億元專項資金撬動300億元紓困資金,化解上市公司質押股權的平倉壓力和平倉危機。
       在債權支持方面,深圳市國資委通過下屬企業籌集100億元專項資金,由高新投、中小擔通過委托貸款、過橋貸款、向實際控制人借款、受讓股票質押債權、提高股票質押率等多種方式,向上市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提供流動性支持,化解平倉危機。
       在股權支持方面,深圳市國資委通過下屬企業籌集50億元專項資金,參與深圳市投資控股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深投控”)和深圳市遠致投資有限公司(下稱“遠致投資”)發起設立的3只總規模達200億元的紓困股權投資專項基金,收購面臨平倉危機的實際控制人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緩解實際控制人流動性壓力。
       深圳市國資委重組和資本運營處處長任萍告訴記者,截至2019年4月30日,深圳市國資委專項工作組已從深圳市中小企業服務局接收8批名單共計99家上市公司資金需求信息。深圳市屬國企按照市場化、法制化原則,已累計決策為50家上市公司提供股權、債權流動性支持,涉及支持資金約213億元,已投資或放款金額約191億元。
市場化紓困:參與國企自擔風險、自負盈虧
       深圳市國資委主任余鋼表示,此次專項工作按照深圳市委市政府決策部署,總體思路是充分發揮政府“有形之手”的作用,以市場化方式運作,從債權和股權兩方面入手,多渠道構建風險共濟機制,著力化解深圳市優質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股票質押流動性困難,幫助企業渡過難關。
       在此輪深圳紓困上市公司行動中,深圳市國資委和參與的4家市屬國企為防范國有資產損失風險,堅持以市場化方式對紓困對象進行遴選。深圳市國資委副主任葉新明說,在專項工作實施過程中,相關市屬企業按照市場化、法制化原則,自主開展專業運作,依托自身發展戰略,把握市場主體責任,對項目自主決策、自擔風險、自負盈虧。
       據任萍介紹,深圳市國資委從深圳市中小企業服務局接收名單后,統籌市屬國企進行全面對接,并按照市場機制和專業能力自行遴選紓困對象。按照深圳市委市政府相關要求,紓困的上市公司原則上要在深圳市工商登記注冊,為實體經濟領域優質A股上市公司,包括高新技術企業以及戰略性新興產業、優勢傳統產業和現代供應鏈等領域的上市公司,生產經營狀況正常,具有較好發展前景,實際控制人無重大違法違規和重大失信記錄。
       按照深圳市政府“在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盡責自救的基礎上,按照市場化運作的原則”紓困的基調上,深圳市國資委提出了紓困的四項具體原則:
       一是定向施策,精準支持原則。即專項用于化解深圳市實體經濟領域中立足主營業務、生產經營狀況良好的A股上市公司。
       二是股債結合,市場化運作原則。即相關市屬國企按照市場化原則,從股權和債權兩個方面提供流動性支持,幫助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化解流動性困難。
       三是實用有效,快速實施原則。即按照“快速管用”的思路,重點發揮市屬國有企業作用,提出能夠盡快落地實施且實用有效的辦法。
       四是盡責自救,聚焦主業原則。即當實際控制人出現流動性困難時,應首先積極盡責自救,確實不能解決問題的,可按紓困方案給予支持,獲得的資金須主要用于上市公司的主業經營和發展。
       作為深圳市優質上市公司流動性風險共濟機制執行機構之一,中小擔通過開展獨立評審最終確定用“共濟資金”支持的企業。胡澤恩說:“我們更看重企業的實際情況,是否專注主業、是否已經盡力自救、是否的確處于短期困難中。”
       劉蘇華表示,紓困共濟資金設立的初衷,是為了承接銀行和券商退出或不接的業務。堅持市場化,才能讓有限的資源最大程度發揮服務支持民營企業功效。一方面通過專業判斷分析民營企業成長前景,判斷企業家對自身主業的投入和專業精神,來篩選企業;另一方面尊重價格規律,以市場化定價隨行就市,讓有真實需求的企業來選擇,“如果企業家能夠找到更低成本的貸款,那就不用來擠占共濟資金”。避免因收費標準過低而形成價格洼地,一方面能夠把有限的共濟資金集中到最迫切需要幫扶的企業手上,另一方面,也促使上市公司在資金情況好轉后,主動尋求社會上其他融資渠道進而釋放所占用的共濟資金,用以救助其他公司,形成良性循環,提高資金效率,讓共濟資金可以覆蓋到更多有實際需求的深圳上市公司。
       截至2019年4月30日,債權支持方面,中小擔使用專項債權資金已累計決策向24家上市公司提供債權支持,累計決策金額63.59億元、放款金額51.19億元。
       截至2019年4月30日,債權支持方面,高新投使用專項債權資金已累計決策向32家上市公司提供債權支持,累計決策金額53.37億元、放款金額43.72億元。股權支持方面,紓困股權投資專項基金已向9家上市公司提供股權支持,累計金額25.78億元。與此同時,深圳市屬國企累計使用自有資金70.47億元向5家上市公司提供了債權、股權支持。
       此外,近年來,深圳國資大力通過基金群戰略,延展產業鏈,布局新興產業。在產業協同、資本運作的要求下,深圳國資本身也有參股上市公司的安排,與此輪股權紓困同時展開。
救的是信心:紓困資金讓民企“緩了一口氣”
       受訪的多位上市公司董事長表示,在市場形勢十分嚴峻的情況下,政府的紓困行動,不僅緩解了公司的流動性壓力,還釋放了積極信號,阻止了抽貸踩踏行為的惡化,讓他們“緩了一口氣”。
       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長已將其質押股權中的七成轉質給高新投,流動性危機暫時得到處理。他說:“在那種情況下,如果高新投不接收的話,很難找到合適的解決方案。”
       記者查詢公告了解到,為了給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更多的時間解決流動性危機,深圳國企承接的不少股權質押并沒有設置明確的質押到期日。
       一位將大量股權轉讓給遠致投資的企業家告訴記者,其股權質押危機傳導到公司經營層面,導致公司的銀行授信受到限制,現金流問題影響原材料采購,訂單難以按時交付。面對流動性風險,公司不斷變賣潛力資產,但仍無法挽回局面。“欠的債,光利息就好幾個億。開頭還不想放棄,團隊推演,不放棄股權不行,這是唯一的出路。企業垮掉的話,代價太大了。所以沒有遺憾,只有感恩。”他告訴記者,當時有多個公司有意購買其股權,他選擇了國企,“我對深圳(進行股權投資的)國企的管理風格還比較了解,遠致投資也提出未來在企業管理方面將按照管資本的方式進行。”
       余鋼介紹,在專項工作的推進過程中,參與紓困的國企充分尊重、理解民營企業家,以平等友好、互惠共贏的姿態支持民營企業。深圳國資通過股債結合的紓困方式,一方面,緩解了上市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的股票質押風險,改善了上市公司資金流動性,防止了實際控制人相關風險向上市公司的傳導,上市公司生產經營穩定向好。同時,增強了投資者信心,穩定了投資者預期,受到支持的上市公司股價初步穩定,幫助民營企業家渡過了難關。另一方面,紓困資金已支持的上市公司基本都屬于戰略性新興產業,這也實現了國企產業鏈、價值鏈的延伸和產業布局的優化,對于深圳市戰略性新興產業的穩定發展以及城市核心競爭力起到了積極的推動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紓困雙方都表示,目前的紓困行動只是讓上市公司股東“緩了一口氣”,但流動性危機仍未從根本上解除。
       作為資金提供方,劉蘇華說,“我們做的,只是讓企業稍微喘了口氣,從生死邊緣回來了點”,讓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高管團隊終于可以從疲于奔命的債務危機化解中解脫出來,把精力聚焦到上市公司主營業務上,這是過去半年來最為可喜的局面。實業是金融的根本,實業穩定了,整個市場的情緒才能煥然一新。
     “光靠我們這點錢肯定是不夠。救急不救窮,我們救的是信心。”胡澤恩說。
      受訪企業家普遍表示,雖然紓困資金開始進到企業,但相對于債務規模而言,流動性缺口仍然很大。政府的支持,釋放了穩妥解決這場危機的積極信號。企業家都在期待股市企穩走高和企業業績提升,從而通過減持、轉讓或分紅獲得資金來回購股份,以從根本上解決此輪股權質押危機。
       受訪企業家認為,此輪危機的產生,主要責任在于在政策和市場支持回購式質押時,企業家過度投資、盲目擴張。此次危機,給他們上了一堂非常正面的風險課,他們更能體會到現金流和聚焦主業的重要性,會傾向于保守經營。“企業需要穩健的發展速度和節奏,對于資金的重視程度是空前的。”
“四個千億”計劃:大力支持民企發展
       推出紓困方案后,深圳市政府2018年12月又出臺了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 “四個千億” 計劃:確保全市企業年減負降成本1000億元以上;實現新增銀行信貸規模1000億元以上;實現民營企業新增發債1000億元以上;設立總規模1000億元的深圳市民營企業平穩發展基金。“四個千億”分別由深圳市發改委、深圳市金融監管局、深圳市中小企業服務局牽頭。
       在“四個千億”計劃實施中,深圳國資國企是重要的支持力量。
       國資國企將按照深圳市委市政府決策部署,繼續扎實推進促進深圳民營上市公司穩健發展專項工作,用好100億元債權資金和撬動后的200億元股權基金,切實有效緩解優質上市公司股票質押風險等相關問題,并配合深圳市中小企業服務局做好1000億元深圳市民企平穩發展基金的方案設計和推動工作。
       中小擔和高新投承擔提供增信服務實現民營企業新增發債1000億元以上的任務。高新投今年2月與首批14家深圳民營企業簽署了首批債券發行戰略合作協議。3月,中小擔與首批20家深圳上市公司簽署債券融資合作協議。
       高新投受托管理規模為50億元的“中小微企業銀行貸款風險補償資金池”,將對銀行業機構為深圳中小微企業放貸形成的不良貸款總體按30%的比例給予風險補償,從而撬動銀行業機構對深圳中小微企業新增20%以上的貸款額度,以實現銀行新增支持信貸1000億元以上。截至2019年5月20日,資金池共計實現了33家銀行簽約加盟,已入庫加盟銀行18家,線上入庫貸款項目4891個,共計約270億元,涵蓋深圳市中小微企業3777家。
       余鋼表示,2018年以來,深圳國資國企開展促進民營上市公司穩健發展專項工作,成為穩定資本市場的重要力量。下一步,深圳國資國企將一如既往地服務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希望雙方進一步加強合作,也歡迎深圳優質民企參與國企混改,實現強強聯合、優勢互補。
       深圳市副市長艾學峰表示,深圳市委市政府始終高度重視實體經濟發展,出臺了一系列優化營商環境的政策措施,切實降低企業生產經營成本,助力深圳營造更好的營商環境,全力支持在深企業進一步做優做強。下一步,深圳將繼續積極引導多方金融機構,發揮各自優勢,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出更多契合深圳民營企業需求的金融產品和服務。政府部門和金融機構也將進一步深化合作,千方百計為民營企業發展紓困解難,營造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良好環境,切實增強民營企業的獲得感和發展信心。

贵州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